基隆圖書館與雜想

有人說:“一個城市的生命,就在圖書館,一個人的生命就在閱讀。”


基隆文化中心,是集藝術與圖書一體的白石建築。它的前身原是一片山海交錯的山脈。後來推平了山頭填了海,才形成今天離大海一箭之地的圖書館。它落成於1985年8月27日,佔地面積4000平方公尺。它的前臉是椰樹婆婆的停車場,左邊是台灣銀行,右邊是波濤萬頃的基隆港,後身是基隆市政府。在隱約的海濤和喧嘩的綠灣商圈裡,形塑出一座無暇的文化坐標——基隆文化中心。


文化中心的一樓是藝術展室,高挑的大廳裡各種各樣的書法和畫廊,與巨大的熱帶植物和幾噸重的巨石珠聯璧合。二樓和三樓是圖書館。館內藏書21萬餘冊,其中部分書籍是由社會大眾熱心捐助的。藏書中除了中華五千年血統高貴的皇皇巨著外,從原始的茹毛飲血到脫掉胎毛的現代文字及歷史、政治、兩岸和中西文化等等,包羅萬象無所不有。二樓設有一般閱覽室、參考室、期刊室、文史資料室和多媒體欣賞室,而三樓的“開架閱覽室”,又稱“開架式書庫”,貼心地設有館藏查詢電腦。放眼望去,一排排整齊的書架,都按“中國圖書分類法​​”分類放置。公共空間流動的人流和整齊的排書,形成了生活與文化、動與靜的學習空間。


偌大的閱覽室裡,設置了近百張原木書桌和幾百個閱覽座椅,座椅的背後是靜雅的鵝卵石堆砌的綠竹圍牆。每到週休二日,來這裡看書的人特別爆滿。不管是為升學的、專業的、充電的或親近母國文化的,甚至帶著孩子的父母和醬油拌飯的弱勢都有。大家紛紛避開洶湧的人潮和市聲,湧入圖書館這座淨化心靈的智慧聖殿。為了不打擾別人,大家自動關掉手機,放輕腳步,除了書頁掀動的聲音,幾乎聽不到一點人為的雜音。


在這裡,彷彿一張張素靜的面孔和一排排求知的額頭,每一根細小的神經都撲進了書魂裡;撲進了祖國母親960萬平方公里的山河懷抱裡;撲進中華歷史優秀長卷的血脈裡。他們凝靜的彷如一排排會呼吸的雕群,把整個假日都讀進書裡了。


而讓我意外到幾乎撞翻椅子的是:在這濃郁的文化氣息裡,竟還有鬚眉斑白的八旬老人,戴著深度的老花鏡,也坐在這裡讀書。從他們的文化面相和整體風貌看上去,他們一點都不老。他們捧著書本的樣子和靈魂裡湧出的那道光輝,就像是走進尋他千遍的原鄉,連骨帶血一起化入其中。我被破空而來的這場景激動不已,想想自己年輕時蹉跎的歲月,看看現在知識的分量。尤其是兩岸在經歷了扯不斷理還亂的陣痛之後,兩岸同胞從商海到文海,從分流到匯流,共同的歷史和中華文化依然是我們靈魂皈依的所在。厚重的文化之根和民族基因,還是那麼密切雜糅地撫慰著我們一代又一代人的傳承。


現在社會光電設備的普及,已經很少有人去看紙質書頁了,這也真是科技進步的悲哀。但是在台灣,去圖書館仍然是日常人們一個興趣的選擇,這不僅僅是求知,它還包括追求、精神、休憩、習慣和涵養,“不去圖書館和博物館的人,腦袋是空殼” ——俄羅斯諺語這樣說。


記不清有多少個這樣的日子,我甘願放空一切瑣碎,不可自拔地跑去圖書館,或體驗、或追尋、或在那裡獨坐一個下午,或與文化老人一起,在接近靈魂的史篇裡,除了涉獵知識外,還可在同一個脈搏裡跳動、尋情、懷想。有時,我又像一個汪洋大盜,輕劃一葉偷渡的小船,悄悄潛入書海,類乎掠奪般地恨不能一下子“博採千家花粉,釀成自己的蜜”。我只恨自己書讀的太少,在這裡用莎士比亞的話說:“書籍是全世界的營養品,生活裡沒有書香,就好像沒有陽光”。


離開圖書館,開著那行遍天涯的老爺車回家時,我的五臟彷彿鍍上了一層光,精神上如同換了一個人。摟著懷中比金塊還要珍貴的這摞書,不知為什麼,我突然想起自己的過去,想起盛年裡那個物化極重的我。在那個自認福星高照的時候,除了事業打拼之外,腦子裡想到的全是如何買到全世界最頂級的物品,養眼享受。我從深圳的香奈兒到巴黎的時尚裝,從地球的這一角,想到地球的那一角,精神上追求的無一不是向外尋求向外伸手……


但當千帆過盡鉛華退隱,夕陽的微光一寸一寸老去,把自​​己押在另一場寧謐奢華的書海時,才驚覺自己的浮淺。半個多世紀彷彿只眨了一下眼皮,我發覺自己“醒了”,發覺一個光影離合的老靈魂,終於在天涯陌蒼裡找到了寄宿的“旅店”。


是知識這位無所不包的大海河川,流過我們的生命,蕩去我們身上的泥沙。不管日子裡有多少迷茫,只要回到書本,我們便會找到勇氣和安慰。它幫助我們開闊視野,過濾善惡,厚植我們的道德與良知。特別是當今社會,當一切價值都在街頭,不管是黑心商人還是村姑小販,都紛紛湧向街頭淘金的年代,如果我們都能走進圖書館,花一點時間,讀一點進德益智的好書,或跳進道德良心的文字大海洗一洗,或許社會上就不會發生那麼多“塑化劑”、“起雲劑”之類的毒化事件了。


因此,品味一個城市,一個國家或一個人,不單從經濟繁榮與否去界定,而是要從積澱的城市文化和人文素養去品味。不管你出國旅行還是在國內漫步,當你看到街角的書店散發著文化光影,咖啡館里人手一冊,百姓的床頭摞著書,當人人都像猶太人那樣,把書當成自己袖珍的祖國,這樣的市民表情和都市表情,一定是祥和安定的。


圖書館,是一個城市的生命,更是中華五千年燦爛文化的傳承。雖然電視網絡、歌星、球星已漸成今天最強勢的文化媒介,但在現代科技和子彈列車時代,它依然代表者最先進的文化內涵。台灣的圖書館、博物館已經相當普及,它的數量和質量與台灣民眾的道德水準相得益彰。基隆的圖書館一點也不“邊緣”,更不是被遺落的“老屋”,它依然是盛世的“皇宮”。


而我何其有幸,能在​​這椰樹婆婆的漫坡海島,在這碧波環擁的青山腳下,當人生的淡季葉卷瓣落之際,我還能移情別戀,一頭撞進這磁石般的圖書館,像斯賓諾莎所說的那樣:“以永恆的神聖視野”,讓我在裡面滋補,撐大和遠足。因為每一個國民,都是社會細胞,“沒有文化,不成國家”。


二〇一一年五月十日

 

 

一路走來 suyi 部落
http://suyiart.pixnet.net/blog
suyi 阿團 Go
https://www.facebook.com/suyiart
連絡方式:0937-054080 ( +886-2-24574310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1對1接睫毛教學推薦新北市植睫毛考照輔導美睫證照創業新莊繡眉推薦飄眉

ling0310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