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心靈諮商 - 第四輯 走在街市上
    

“我怎麼看著鄰居都煩躁。”
“你的鄰居接觸多嗎?”
“不多,但是樓下老太太每次見了我都熱情的要命,和祥林嫂似地說很多話,顛三倒四,真不愛聽。”
“他說什麼了?”
“他說我最近做的髮型漂亮極了,她就喜歡我這樣的髮型,還說要他兒媳也做個像我一樣的,她兒媳就不聽她的。”
“這樣讚美你,她是好意呀!”
“太煩人啦,他兒媳不做這樣的髮型,跟我有什麼關係,她都跟我說四遍啦!”
 “神在《聖經》裡對我們說,人必須重生,才能與他重新和好。你還沒有從這些繁雜的事情裡解脫出來,所以很煩。”
 這是在台北一個諮商室裡的談話,談話內容似乎是心理諮詢與理療,但又不全是。是宗教的傳播?也不是。
台灣是個多元又多彩的社會,物質、精神方面已經發展到昌盛的水平,中國很多傳統的習俗被比較完整地傳承下來,國外的文化、宗教、習俗也被大部分人所接受。於是《聖經》與《古蘭經》並排發售,儒、道、佛香火一樣鼎盛,各種信仰依然保持著它不同的色彩與尊重,許多寺廟和教堂依然是人們信奉和朝拜的聖地。
忙碌的現代人,幾乎沒有時間思考人生突然面遇的難題;很多上班族都有不同程度的壓力綜合症,更有憂鬱症和精神失敗者平日身心埋藏了太多的難言之隱,不便對旁人和同事說,於是這些人的腳步會停留在寺廟前,或走入“心靈諮商室”一吐為快。這正如台灣資深電視主播陳文茜小姐所說:“在台灣,我們和鬼神的關係,已經像極了你去找公職人員服務處,有事才登門一樣自然。”
前不久,我的好友王小姐給我打來電話,說她近日剛籌備了一家“心靈諮商室”,地點就設在台北與基隆的交界處,是個好山好水離塵不離城的地方。電話中她千托萬托要我在她開業之際去幫幾天忙,接接電話倒倒水,照顧一下不周的地方。我與王小姐交情甚篤,知道她信仰佛教,衣食無憂,人性甚佳,雖然我對宗教認識極有限,但為她“想藉用自己的天賦,用一念之善去幫助別人開悟”的舉動所感動,就帶著尊重與好奇去做了幾天義工,也窺見了寶島另一種不同聲音的人生故事。
那天,第一位來諮商的客人是一位40歲上下,快瘦到紙片的漂亮夫人,她像一片秋天的落葉害羞般地飄了進來,月亮般瓷白的臉上有一對深深的酒窩,一頭瀑布式的長發從前額灑下,凹陷的眼睛彷彿含著霧,講起話來更是一種落水無力的樣子。
“我是專程從高雄來的”她說:“就想找個素靜的地方訴訴苦,換換心情。”
“是嗎?你找對了,我這裡說話,只有佛聽得到。”王小姐說。
“唉,我真命苦!”蒼白夫人開始訴說。她說他年輕的時候父母親戚給他找了好多人好條件也很好的男人,但是她就是一點感覺也沒有。直到她自己遇到了今天的丈夫,便一見鍾情,跌入愛情的谷底。那時他丈夫在她面前唯唯諾諾,老實有加,不想蜜月過後才露出冰山一角,實在是個愛情爛咖。
“他把工作當兒戲,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有錢時吃喝嫖賭一起來,幾年就把祖上的家產敗光了。”蒼白夫人淚流滿面,嗚嗚咽咽地說:“你說他要不要臉,嗚嗚,平日沒事就看三級片,心情不好就大吵大鬧,見到我們的狗狗都會一腳踢翻在地。嗚嗚……”
聽她訴說,我知道世上真有這樣的男人:就像一座火山,無緣無故會隨時爆發,不知道蒼白夫人是不是常常對著空氣發呆,也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王小姐跟著她陪些眼淚,緩緩地說:“方盒子的公寓生活,外面的風雨有牆隔著,牆裡的風雨怎麼躲呢?”
“家”可以是一個平靜的港灣,也可以是一個內耗的戰場。蒼白夫人當初一廂情願到今天“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還真無法自己化解這些內傷,她只有捂著這些傷口來到這裡,找老菩薩(老菩薩:在台灣指好心人或神職人員)訴訴苦,流流淚……
王小姐真是一個心靈導師,她慈祥的面容就像我們仰視的菩薩,她溫柔地話語,像慈母般的愛撫,抹平一些心靈的創傷。在聽完蒼白夫人的傾訴之後,簡單地幫她分析了宿命,找出近因遠果之後,又勸導她:當一個人透過假想看到本質時,坎坷的洗練就會慢慢磨亮我們的慧眼,具有慧眼的人,如果沒有“大智若愚”的修養與胸懷,在現今不幸婚姻的圍城裡是走不出來的。
“那我怎麼辦啊!”蒼白夫人淚眼汪汪地。
《壇經》說:“本從化身生淨性,淨性常在化身中。性使化身行正道,當來圓滿真無窮。”王小姐引經據典說的我也不懂,但是她奉勸蒼白夫人:在完成應盡的家庭責任之後,盡量培養一些興趣愛好轉換焦點,比如讀讀書,或出去做義工,學習​​把小愛轉換成大愛。有專長的話,也可以發揮自己的技能做些向善的好事,而不要把自己憋在家裡,只看到井底巴掌大的那片天空。在人生這條風雨飄渺的小船上,每個人都會遇到風浪或一些不能言宣的苦痛,我們可能改變不了別人的行為,但一定要嘗試著把腳底下的絆腳石一一築成基石墊高自己,讓智慧在頭腦裡開花。 “枯木給不了蔭影,寒崖給不了水聲”,明白了這個道理,心裡就會放下很多。
蒼白夫人諾有所思地點點頭。
蒼白夫人走後我直接問王小姐:“她找了這麼個魔鬼,你為什麼不勸她離婚呢?”
王小姐說:“出家人向善,寧拆一座廟,不拆一座橋。”
我又問:“剛才說《壇經》裡的話是什麼意思?”
王小姐輕輕一笑說:“佛語不太好解釋,只能自己慢慢頓悟。”
在台灣,一般的心理諮詢,不管是婚姻方面,健康方面,還是小孩問題,父母都很願意全家一起走進諮商室,同心協力一起向外求助。一般的諮商師並不去責備誰對誰錯,而是從整個家庭鏈中找出問題,找出相互或內在的原因,然後幫人一一化解。而醫院的臨床心理諮詢師則很少,他們在解答的同時給病人開藥進行輔助治療。而生活中的另一部分人,或因婚姻,或因暗病,或因不為人知的隱私,才願意找王小姐這樣的心靈諮商師或老菩薩們說事解惑,但是它又不同於算命、看風水。
還有一位客人給我印像很深,她年齡不到五十,卻是個很有品位的貴婦,身上的衣服時髦而貼切,一張高貴的面孔上佩戴了一幅無框眼鏡,臉上矜持的肌肉板塊裡隱忍著一種優雅細緻的憂傷。入座之後,她機械地笑了笑,用略帶生疏的國語說,她在年輕的時候讀到了博士,因工作的關係認識了在美國開公司的先生,為了孩子他們夫婦美國台灣兩頭跑。生活中房子、車子、金子一樣不缺。後來先生告訴她美國公司周轉出了點問題,她便慷慨地拿出千萬積蓄給他周轉,事後萬沒想到先生在國外有了二奶。
貴婦深深嘆了口氣:“我可能前世沒有燒香,碰到這麼一個負心鬼。”這些年來,她曾到美國百老匯廣場與孤獨的中國老太太數過鴿子,又到東南亞無數的廟宇許過願,但她就是忘不了他曾經給她的傷害。這些烙在心裡的傷,每當她離開台灣時就想哭。她付出了一輩子的青春血汗,生命中只求一個“情”的珍重,到頭來卻窩在一個假的婚姻裡。
王小姐勸了她些什麼,我似懂非懂,佛家的高深,禪性的頓悟,眾生的俗塵,世事的煩躁,都在北台灣雨季的濕潤裡模糊了,我走到落地的窗前,看外面柏油馬路車子碾過發出甜甜的聲響,耳邊冒出一句歌詞:“愛情是沒有固定路線,他停在哪裡誰會知道……”
幾天之後我結束了短暫的義工幫忙,走在基隆綠色的雨裡,這些心靈受傷的同胞背影便鮮明地浮上我的心頭。這些另類諮商儘管很唯心,或現代科學無法解釋,但不可否認的是人類對於宗教和神的依賴,起源於人性的恐懼和軟弱。在台灣它的存在就像社會華宅的後院,也似宗教信仰的急診室,更是心靈停腳嘆息的地方,它梳理了一些人的生活煩惱​​,消除了一些想自殺的隱患,也給社會帶來了某些安定人心的力量。我們不便去評論它的真假對錯,因為我們人人都需要傾訴,需要理解和安慰。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耳邊似乎傳來寺廟緩緩地誦經聲……


二〇一一年一月十日



一路走來 suyi 部落
http://suyiart.pixnet.net/blog
suyi 阿團 Go
https://www.facebook.com/suyiar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1對1接睫毛教學推薦新北市植睫毛考照輔導美睫證照創業新莊繡眉推薦飄眉

ling0310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