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竽充數 - 第五輯 燈下之絮語


最溫暖的記憶是“良言一句三春暖”。那是我來台灣的第一年,由於在家太閒,為了不浪費生命,我跟台灣國畫藝術家賈蓉安老師學畫。相處沒多久,有一天,這位才華橫​​溢的老師,突然握住我的手說:“我好喜歡你,郭小姐”。沒想到只這一句暖進心底的善意,和數秒鐘的握手,使我這個半路出家的豆芽菜,一下子生了根,也和這位50多歲的藝術家一下子就交往了17年。
有人說:“文化藝術是國家的靈魂”。為貫穿藝術在社會的成長空間,和不使藝術邊緣化。近些年來,台北藝文社(台灣新世紀文化藝術協會)會長邱敏華經常邀請當地藝術家,舉辦藝術家獻藝活動(當眾揮毫獻藝),也經常熱邀兩岸三地藝術家,舉辦聯展和藝術交流,以期讓社會大眾不只看見經濟和產值,而冷落了藝術的無形力量。
那年,學畫還不到半年的我,被熱情的賈老師邀約,一同參加台北藝文社組辦的“台中獻藝”活動。記得那天,在中台灣寬敞的藝文大廳裡,現場近二十位揮豪大師們,大多額頭髮亮氣質斯文。他們年齡大約在50-70歲之間,其中很多人在藝術生涯中已跋涉三四十年,有挾藝四海的創作大師,有後腦勺扎著“馬尾”的浪漫藝術家,有半工半藝的藝術酷愛者。儘管他們穿著瀟灑,但大多數人精神勝於物質,很少有“黃金眼”,不太羨慕別人豪宅名車,他們似一群移情別戀的“藝術瘋子”。我和他們雖然陌生,但卻有說不出理由的親切。
明亮的藝術大廳裡,一張張擺好的畫案,一排排瀟灑的藝術家,每張畫案前早已圍滿了等待索取畫作的台灣同胞。那天,生平第一次夾在國寶級大師中間,表面沉默如石像的我,血管中的波浪卻一直在胸內呼嘯。我一面想著古時候“濫竽充數”的典故,一面偷偷看著身邊的賈老師,只見他用飽滿的筆墨,衣袖成風地揮灑出一池高挺的荷花,宣紙上片片碩大的荷葉及出塵的濕濕綠光,或渾厚、或輕淡、或空靈,一切都遊走在藝術家的筆端,忽而點染成春,忽而搖曳成江南。畫中縷縷荷香,彷彿衝出畫面,染你一身天然清涼。
再偷偷看一眼其他大師,個個低頭彎腰,運斤成風,“借外物之形象,畫胸中之所有”,猶如酒後的李白。而我就像那個拿著簫蹲在演奏家們中間的那個“濫竽”,手裡惦著筆,竟然不知如何蘸墨了。
“郭小姐,快動筆呀!”身旁的賈老師提醒我。
這句話竟然下了我一跳,我立刻緩過神來:“噢,噢,我,我畫什麼呢?”
賈老師看著我笑了起來,那一刻的我肯定像個眼巴巴要飯的小乞丐,但是賈老師卻給了我信任的目光,他說:“你不是畫了好多財(菜)嗎?就發財吧!”
“是啊!”我心中這才有了底,好歹這只是一場獻藝,既沒有毒舌評委,也沒有尖刻眼神。此時囁囁了半天的我,有點從容就義般地撐開八字步,既新鮮又假仙地支起胳膊肘,蘸上墨水,像那麼一回事地揮筆劃了一顆“大白菜”(寓意:白財),旁邊再給它畫上兩條橙紅色的胡蘿蔔,配上油綠的葉子,像是完成了某種征服。
審視著宣紙上靜素的大白菜,我既得意又心虛。得意的是自己超常發揮,畫的比以前的都好。但是由於技巧還是初級階段,相疊的白菜葉,乾枯的有點像過了季節的老白菜幫,乾巴巴地水分不足。正自省時,人群中突然一位中年婦女,(她肯定不知我是賣什麼果木的)用很生澀的國語向我這個“假大師”笑問:“這幅畫可以送我嗎?我會好好裱起來掛在家中”。然後又笑容很暖的連說幾個多謝多謝。此時的我看著身邊的大師們,我真想有個地洞鑽進去,無奈在同胞熱情的期待下,我只能把畫和我的羞慚一起遞到她的面前。
心虛的我還在自責,現場同來獻藝的一位陳姓藝術家,卻用我名字“素亦”二字,即興創作了兩句詩寫在我的畫上:“素樸素德素內外,亦文亦武亦真情”。真是阿彌陀佛!我掉進水里掙扎著,卻突然被拖上了岸一般地化險為夷,陳藝術家那剛勁有力的書法讓我的蘿蔔白菜滿堂生輝。此次藝術之旅,不但沒把我這個冒牌的傢伙清理出去,還非常汗顏地捧回一張“台中藝文社”頒發的感謝狀。
另一次濫竽充數,是在2010年台北縣金山鄉“中角國小”,因六年級學生將要畢業,學校組織才藝觀摩課程。經藝術家歐老師熱情推薦,“中角國小”邀請我去教小朋友木雕藝術。本來半路出家的我,自己的技藝還沒成熟,根本沒有資格去教別人,但想起年輕時的一次趕鴨子上架,立刻感到熱血回流。那是二十幾歲時,我在一家服裝廠工作時,因廠長突然生病住院,我這個全廠唯一的服裝設計師,被指派替代廠長一三五晚間代課“服裝裁剪與設計”。我盡了最大的努力白天上班邊工作邊備課,晚上站在講台上東拼西湊,直到忙成一隻精瘦的雞,站到腳趾抽筋,才算完成了授課的任務。
四十年後,早已霸魚肚的我,雖不再為錢奔波,可在歐老師的盛邀下,只當是做一次志工(義工),再次濫竽充數了。
還記得那天,“中角國小”借歐老師的工作坊,學生分成兩幫,一幫在屋外由歐老師教做簡易小書架,以他非常本土的美學技藝指導小朋友。一幫在屋內由我教​​小朋友簡易木雕。所謂“簡易”,是因為小朋友的腕力有限,我不能拿大刻刀去嚇他們,再說我這個“假老師”講到木雕技巧,有些地方連我自己都沒弄明白,怎敢誤導別人?所以那天旱鴨子上架的我,現場只講“藝術裝置”這一塊。
那天我帶著一堆事先搭配好的漂流木和刻刀、熱熔槍(黏膠工具)。想到這些未來的精英,我不敢大意。先是振振有詞地告訴小朋友們,要訓練一雙發現“美”的眼睛:比如“畢加索”的畫,厚重又富於力量;馬蒂斯的畫輕鬆而舒展,表達透露的都是發自內心的虔敬… …(話說的豪邁,骨子裡卻是虛的。)接下來我告訴小朋友,我們今天分享的是“藝術裝置”,先構思,再畫圖,再備材料,因勢造形。然後從點到面,一個個部位去雕刻或切割,最後把這一堆原本沒有意義的漂流木,組合成一個有意義的“立體空間畫”,這就叫“藝術裝置”。講完後,連我自己都覺得講的太空洞,內行人聽了一定噴飯,但看到小朋友那些篤定的眼神,我又馬上回神自我安慰的繼續下去。
現場上,我先是在小木頭上刻出8個瓣的向日葵葉子,再配上樹幹,代表小朋友的蒸蒸日上。然後在底座上刻上“謙和”二字,代表我們做人的謙卑與和合。然後我一邊用熱熔槍粘合,一邊比手劃腳嘮叨著。還好,皇天保佑,我只用了一節課的時間就完成了這個作品。這60分鐘令我非常感動,這些城市邊緣的鄉下小孩,簇擁著小腦袋,有人坐著,有人站著,沒有人講話,也沒有人分神,一雙雙亮晶晶的小眼睛,如一顆顆六束光的小星星,在我手中作品上慢慢轉動著。一個個小鼻孔呼出的氣息,熱氣成團地打在我的老鼻孔上,在小靈魂與老靈魂藝術對接的共振中,開啟著他們的想像力……握著手中甘願平身的“謙和”作品,我彷佛握著大自然,把這些沒有生命的漂流木,通過創意注入到孩子們的心靈裡,注入到他們一生的想像與成熟裡。
當我把拙樸萬分的作品,贈送給班老師的時候,小朋友高分貝的齊聲高呼“謝謝郭老師”,隨後又調皮地伸出兩個手指頭,歪著腦袋與我合影。在照相機的閃爍和老師的盛讚下,只是略盡綿薄的我,突然感到無比欣慰,心花怒放地接受小朋友的歡樂。這平凡的一小時,像是在成蔭的千樹林里和小朋友一起獵取景色,它讓你人生歸零,忘掉了年齡,忘掉了世俗,忘掉了煩惱,那種至高的精神享受,幾疑自己是雲、是樹、是大鵬……
寫下這完全意料之外的一頁生活章節,總忍不住要感謝我周遭的台灣師長基於友情的鼓勵與厚愛。在生命空出的某些時候,摸一下被友情祝福的“濫竽充數”,就像摸一塊世俗烙印的微光,讓我的觸鬚不斷伸向新鮮事物。也讓我想起台灣資深電視主持人陳文茜小姐的平凡快樂:“過去我喜歡追求不平凡,偉大事物。今年好像有點遲來的頓悟,開始體會平凡的快樂”。換句話說,做人不一定要驚天動地,也不一定要追求偉大,拿掉這份虛榮,用心珍惜周遭的一切。不為名,不為利,不為成敗,哪怕你只是單​​純的濫竽充數,不也是一份平凡的快樂嗎? !


二〇一二年十月十一日

 

一路走來 suyi 部落
http://suyiart.pixnet.net/blog
suyi 阿團 Go
https://www.facebook.com/suyiart
連絡方式:0937-054080 ( +886-2-24574310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1對1接睫毛教學推薦新北市植睫毛考照輔導美睫證照創業新莊繡眉推薦飄眉

ling0310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