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陌生人的勇氣 - 第六輯 山高人為峰

 


2009年9月27日我結束大陸探親,從故鄉青島乘上飛往香港轉機台北的港龍航空班機。找好座位坐下,扣好安全帶,把故鄉的離愁也一起扣在心裡,舷窗外面是一片金色的秋天,預示著大雁南飛的季節。
突然我發現有位7旬左右的中風老人,被空中小姐用輪椅送上了飛機。他一頭灰白相間的捲發,開闊的天庭下,一雙深邃的眼睛裡靜懸著一種疲倦而安謐的亮光。他個子不高,微胖的上身穿著一件港式格子襯衫,中國人臉上那份敦厚的五官上,似乎有一種超脫苦痛的光,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儒雅的紳士味,即使不笑,唇間滑出的歲月之痕仍是很親切。他雖然有病,但在滿機艙蠕蠕而動的生命中,仍引人注目。
穿過陌生的搭客,他的座位剛好與我為鄰。我遊目四顧卻不見陪同他的家人,我驚奇於他一個中風的老人千里迢迢,一個人坐著輪椅上下飛機的他如何照顧自己。我用陌生的目光一言不發的凝視著他的臉,一個大大的問號好奇的在我心中擴張開來。故鄉還沒遠去,他便沖淡了我的離愁。
“給你添麻煩了,不好意思。”他說話不太順暢,但很親切。
我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地說:“沒什麼,有事情您儘管說,您到香港嗎?”
他壓低聲音安詳而緩慢地:“我家住香港,老伴雙目失明,家中兒女都在國外打拼,我每年固定時間一個人從香港搭機到內地治病”。
“噢,您一個人,真是太辛苦了!”
“習慣了,謝謝你!”
“您坐好,要起飛了。”我幫他寄好安全帶,又給他要來睡毯。
飛機緩緩起飛,我默默地看著身邊這位老人,看著他抬起不太靈便的手,撫摸了一下前額的頭髮戴上帽子,然後緩慢地伸開紅色睡毯,輕伏在自己身上。由於飛機的顫動,毯子時而垂落在地,我小心地彎下腰去從地上揀起毯子,悄悄蓋在他那寬闊而僵硬的肩頭上,再用手在兩肩處輕輕幫他掖住。在青島至香港三個小時的飛行中,我發現他除了睡覺以外,醒著的時候,幾乎半小時就要上一次廁所,每當這時,我便趕快欠起身子,替他收好睡毯,而他總是客氣有加地說:“謝謝,謝謝你啦!”
我看見他艱難地從深陷的座椅上拉開身子,雙手顫微微地扶著座椅的後背,蹣跚的伸出一隻腳,另一隻腳重重地踩在製作精良的低跟鞋裡。在長長的空中走廊上,只見他揮動著滿是歲月斑點的手臂,拖著他那僵硬的拍打有聲的老骨頭肢體,每一條肌肉的牽動,都鼓足了勇氣,就像在寒風冰霜的人行道上,一步一步邁著他那特有的鴨子步,艱難地劈破時空般奮力向前飄奔,而當我和空中小姐上前攙扶他時,都被他婉言謝絕了,他總是堅持說:“我自己能行,讓我慢慢走”。
我驚愕的凝視著空中走廊他那僵直的背影,這是我有生以來離我最近,看過最堅強的一幅畫面。我被他的勇氣給震懾住了。只覺得空氣中彷彿有一種特別的震波,飄過走廊,飄過座椅,飄進我的生命,震撼著我的心弦,剎那間隱去了世界。我忘記了自己還發呆地站在走廊裡,就像面對一個沒有腳的人,在六千英尺的高空上,我第一次發現了自己最深刻的滿足和什麼才是真正的勇氣。
迴座之後,老人不知是看出了我的疑問,還是出於善意表達,他稍微喘了一口氣說道:“我不知道上帝什麼時候把我帶走,有谁愿意生這種病呢?我現在這樣,猶如木人看花鳥,身外再多的繽紛,也不動心了,但我活一天,就要接受現實,快樂的過一天。”
我贊同地點點頭,但又說:“你為什麼不在香港呆著?跑出來就能治好病嗎?”
“哈哈,”他苦笑一下,顯得無奈:“內地的中醫還是不錯的,我跑出來看一次,心情就好一次,我不指望完全治好,但是現在起碼可以一個人跑出來了!”
他說這話時,我看到了他眼裡閃亮的星光。我的心脈忽然嚴肅起來,在那一刻裡,我仰望著他,就像在仰望一座高山。
他的話語雖然時有首尾不太連貫,但從他那慈祥而靜定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卻未有一點逆境的退縮。言談中沒有面具,沒有世俗的抱怨和焦灼,真不知他平靜的表像下內心鎖住了多少悲苦的故事。我豁然想起台灣星雲大師的話語:“走過無常幽谷的人,才能在滿地的荒原聞到心底的花香”。
窗外,西下的晚霞燒紅了天空,飛機正一頭扎進金黃色的碎金裡,光影交疊的雲海,就在我的腋下與我平起平坐,那種天國般的寧靜與安逸的畫面,似乎攬在在我的懷中,觸到我的熱血,它使我心情不再下沉。我把頭輕輕倚向只隔著一層玻璃的雲端上,想著身邊這位可敬的勇者,如同身倚在一棵大樹上,只覺得眼前這位老人彷如坐成一棵樹,夕陽崖邊的一棵老樹,讓我駐足仰望,雖然葉綠褪​​了,但那一層疊著一層的枝椏,卻依然揮動著他那生命的厚實和綠影,在蒼茫的天地中,迎風,挺立、寧謐、安詳,不怨不悔……是呀,不可測試的世事,雖然美麗,卻也易變,我們能抓住什麼呢?當皇帝的都帶不走一絲雲泥,我們一個小小平民,還要求什麼呢?
朦朧的暮色緩緩地把地球包裹在柔和的光影裡,軟厚的胭脂天空已漸漸轉灰。當飛機悄悄地進入香港上空開始下降之時,我看到曾是亞洲四小龍的香港,了無涯際的大海和山脈額際都已朦朦朧朧,山下萬家燈火更是如鑽般氣勢不凡地閃耀起來。這時,我身邊安靜的老香港突然打開他隨身的手提包,從裡面費力地拿出一個金色的精緻禮盒,裡面裝著巧克力。他熱切執意的塞進我手中,並連聲謝我一路的照顧和善良,經再三推讓,為不辜負這份真摯的人情,憨直的我只好收下這份特別老人的禮物。
把玩著手中的巧克力,我的心酸酸地。感覺這份“黑中帶苦,苦中有甜”的巧克力,像極了眼前這位萍水相逢的老人命運。我深知生活中,有成千上萬這樣的好人,突然得了這種意想不到的疾病,他們正在風雨飄渺的生命邊緣上掙扎求生。這其中有人沮喪,有的人怨天尤人,甚而把自己的負面情緒像毒藥一樣擴散給他人;有的人卻能活過之後,重新深耕自己,並把生命和衰老看成是一種成熟,在逆境中不斷地割捨和昇華自己。正如我身邊這位可敬的老人,他的豁達之深,使他在人生的坎坷中,能坦然地挺起心胸接受現實,覺知“生命其實是由一連串的意外所組成”,覺知生命的陰晴與圓缺,隨時都在變化著。他雖然身體有病,但靈魂卻沒有生病。他從漫長的病痛中積累了勇氣和智慧,把自己的苦海人生,轉換成快樂的彼岸。他似一道無比陽剛的風景,在我心中影立著,時時警示著自己,我們健康的人能做什麼呢?
“勇氣”是一種人格的顯示,也是一種“悟”,一種在逆境中悟出的智慧。在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上,許多事情是我們難以把握的。我們改變不了事實的發生,也左右不了“無常”。但不管人生里是圓還是扁,重要的該是我們的“心態”,我們可以轉換心態。再此,我不知道這位香港老人,千里迢迢如此艱辛的奔波了多少年,有多少次他一個人從天上到地下,從香港到內地,坐著輪椅上下飛機,有多少個難度的台階在他腳下延伸,有多少個蹣跚的足音拍打在來來回回治病的石板路上,這其中不知他克服了多少常人難以想像的險坡與障礙……雖然“悲喜只在一念”,這需要付出怎樣的勇氣和深耕呢?老人不語,我卻領悟了許多許多。
走筆至此,我不知道老人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家住在香港什麼地區,但我知道他看到這篇文章的機會很小。按說一般90%的老人生病都不是什麼新鮮事,但這位香港老人身處逆境的心態和勇氣,卻深深地感動了我的心,尤其是想到他在桑榆晚景之際,面對一個雙目失明的老妻,面對一屋子寂寞的黃昏燈影,面對帶著苦味的床頭暗夜,當透胸的暮色湧上心頭,淹沒他不便肢體的漫漫長夜裡,我真不知道他根植了怎樣的人生理念,硬把人生的苦難磨出了光,把人生里沉澱的千萬悲苦藏在了微笑的後面。
套用一段印度奧脩大師的話說:“當秋天來臨,樹葉從樹上掉落,而樹枝孤單單站在天空底下,要享受它,別稱他為空虛,稱它為一種存在,一種自然。如此,你會感到其中的祝福”。由此,我寫下這位香港老人的故事,這團會呼吸的勇氣之光,或許會給患有同樣疾病的老年朋友,帶來一縷自助的陽光,或一點心靈上的幫助……



二〇〇九年十月二日

 

一路走來 suyi 部落
http://suyiart.pixnet.net/blog
suyi 阿團 Go
https://www.facebook.com/suyiart
連絡方式:0937-054080 ( +886-2-24574310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1對1接睫毛教學推薦新北市植睫毛考照輔導美睫證照創業新莊繡眉推薦飄眉

ling0310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