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我的豆芽夢 郭素亦


寫完了這60篇人文故事,我終於能夠放下手中的筆,走到我家的陽台上,基隆的天空飄著一層淡淡的薄霧,猶如我現在淡淡的心情。太平洋的海岸線在眼前平鋪著,整個城市像晨起的人,惺忪而有活力。
為了不使生命淡淡的滑過歲月的黃昏,我把17年來在台灣天空線下的一路深緣和入鄉隨俗的生命旅程,以及人性晾曬集結成書。在我的靈魂眼裡,祖國寶島就像一本打開的天書,從一片草葉、一個人物、或一個山頭的濃情寫起,每份白紙黑字上,不同生命的章節就好比梵谷​​畫中的教堂、老樹,都是蝕刻在我心靈的生命雕塑。感覺又像端出一盆不同地域的芒果、檳榔、香蕉和芋頭、地瓜葉一樣與同胞分享。
回想在文學的行腳中,我還只是一個“菜鳥”。寫作對於我,就像一個小女孩的“豆芽夢”。自從認識了山東文學青島編輯部韓維民主任和張琳琳編輯,在2009年合出了一本書後,博學多聞的韓主任又熱切地鼓勵我“寫一本自己的書”,我才敢把自己的豆芽夢放大。在酸甜苦辣的咀嚼中,為自己也為社會,將很深的人生故事化為文字。雖然書中這些真實的人物故事,並不石破天​​驚,如有支離破碎的地方,也不願編造事實加以補綴,不管好與不好,這就是人生,是生命中這些無數感慨的鴻爪,三年後才有了這本書(處女作)。對於自己的表達能力,總覺不夠豐富,且一直在努力加強中。
“感謝上帝沒有讓我的好奇心硬化,好奇心讓我渴望知道大大小小的事情,這樣的好奇心,猶如鐘錶的發條、發電機、噴射機和推進器,它給了我全部的生命”。這是我最喜歡的約翰•曼森•布朗的一段話。正是求知與好奇的生命熱能,促使我在江河日下的秋草年齡裡,白天一隻鑿子,三年裡刻了上百個漂流木;晚上一支筆,三年裡寫了一本書。是這些內在的求知,改變了我的天性,拿掉了那層粉底,體悟到:原來幸福可以不必富麗堂皇,可以不必隨物慾而橫流。由此,寫作與雕塑,便意外成為我人生地圖上兩個不同景觀的地標,感覺就像在生命的泥地上,培育了兩棵樹,看著他在近暖的夕陽下,抽枝展葉,那種喜悅的填滿,宛如看著寶貝女兒小時候一天天長大一樣,會帶走我所有的疲憊與煩惱。
回想小時候,因時代的貧窮,沒有走進高等學府成了我一生的遺憾。當走過曾經滄海的前半生,又走入了不同社會的後半場,我選擇了“心靈的遠行”。把自己放逐到書海去旅行。像是上帝的安排,讓我在菩提樹下拿起書本,填補我年輕時那塊文化空地,進而把自己“一葉隨風萬里身”的每一段情感旅程,串成視野化為文字。只是在這個經濟狂熱的資本主義社會裡,每當我坐在天涯的小書房裡,安然地捧起書本時,總覺得自己好奢侈,像一般世俗人的看法一樣:“大塊時間不去賺錢(不干正事),卻躲在精神巢穴里當起書蟲”,甚而有一點罪惡感。可細想之下,今日社會的物質享受,已遠勝過古代皇帝,可人心卻沒有因為物質享受而產生相對的滿足。在這個價值翻轉的不滿世界裡,許多人沉迷在酒淫、色淫、官淫、錢淫、股票淫之浮沉中,“眼見他人高樓起,又見他人高樓垮”。有人過勞死,有人因承受不了股市崩盤而自殺。
再細想自己,20歲拼技術,(服裝設計)30歲拼創業(創辦服裝聯合公司),40歲遠走他鄉(定居台灣),為了錢又拼了十年之久,50歲開始拼文學(發表第一篇文章),60歲開始拼藝術(舉辦人生第一場木雕展覽)。想想這一輩子,那忠於生活向上掙扎的努力,為了事業、家庭、子女,一路上拼的血淚斑斑。過去口袋有錢時,卻富得很空虛,以為最貴的東西就是價值;現在隨便一身休閒裝,帶著一瓶礦泉水出遊,就覺得很享受,窮得很美。如今進入老境,背駝了,眼也花了,早已華麗轉身的我,當發現讀書才是價值所在,給自己生髮點心靈空間,在夕陽的潮海流沙裡,蒸餾出一點有意義的人生後半場,幹嘛要有罪惡感呢?我反复給自己打氣,努力撇開人生三分之二的世紀,一切以金錢為依歸的過往……
於是,在生命意義的拉扯下,我謝絕了老闆的金錢誘惑,謝絕了逛街喝咖啡之無謂應酬和哈啦(指:聊天),把功利、得失關在門外,在神明安詳的注視下以虔靜的心,把自己像樹葉一樣隱於山林,“寧願捨其廣而取其深”。在這三年最瘋狂的寫作裡,骨髓裡那些殘餘的分泌,使我認識到自己的無知,以及文化血液養護的重要。特別是我沒讀幾本書的文化底色,就更為蒼白了,感覺自己和老靈魂,常常撲在這些各有情志的人物故事裡,和他們一起穿山谷、過平原、萬千風情齊匯於胸,只恨自己拙笨的筆,時而激越,時而乾枯……唯有看到自己的蟹行變成鉛字時,才覺沒有浪費生命。於是當書籍飽含了世界的時候,萬卷書和萬里路所賦予的意義,便成了我朝聖歸依的熱血目標,也終於能抓住一種東西,對自己對興趣,有了些包容和任性。
人生或許就是一場沒有句點的追逐,只是沿途目標不同顏色不同。而寫作對於我,猶如一種修行,在紙與筆之間能凝神靜氣,忘卻塵念。雖然我站的高度不夠,但卻能讓我在動盪與安逸的變動裡充足踏實,進而放下執著,讓物慾變薄,精神加厚。在教化自己的情境下,也分享社會,或許這就是我寫作修行的價值所在吧。看著自己的書一天天長大,它既成熟了我的靈魂,也讓我得到了一個經驗:人生里,人家給的和命運給的,都是有限的;自己創造堆築的,卻可以是無限的。因為在橫渡人生的大洋上,小船難能遠航,只有造大自己的船,才能在大風大浪中穩固前行。
有人說:“人生三道茶,第一道苦若生命,第二道甜似愛情,第三道淡如微風”。有幸以兩岸為家的我很慶幸自己在背負夕陽的菩提樹下,能端起“淡如微風”這道茶。有點宗教,有點禪。只是命運彷彿注定要在異鄉的生涯裡,等到千帆過盡有了酒桶身段之後,才有了這份返璞歸真的痴迷。
半個世紀後,我給世界這本書。謝謝生我養我的父母,謝謝此岸、彼岸我最敬重的師長、伯樂、家人、友人一路上為我的祝福與鼓勵。這些讓我一生永念的知遇之恩,就像一片連著兩岸的大海,其中的每一朵浪花和每一滴水,都蓄滿著濃情與熱血。不斷把我從現實的此岸,推向了理想的彼岸。這使我常常用這些溫情勉勵自己:“命運並未虧待我……”
最後,我要特別感謝台灣好友李美雲小姐(銀行主管),近年來除了陪我“離島旅行”,更為我提供寫作資料。她的高智商就像我的活電腦,總不厭其煩地幫我細說台灣歷史和風土人情,為這本書做出了她最大的努力與貢獻,我敬重她的真誠與善良。更特別感謝山東文學青島編輯部韓維民主任(文學大師),在書寫這本書時,給我的指點與包容,不管我的文字是衝過了頭,還是散向了天邊,他都像收攏天邊的雲彩一樣耐心給我建議幫我指正,使我這盞暗了50年的文學之燈,在遇到他時才真正亮了起來。他的高素養高品位的文化內涵,是我一生的敬仰。我還要感謝文化內涵很深的張琳琳編輯,不但幫我引薦了文學大師,更給我很高的熱情與鼓勵。最後感謝所有讀我書的“您”,如果能在咱們寶島“千山萬水總是情”的字裡行間,得到一點共鳴與分享,那就是我心靈上最美的享受了。讓我們一起,為您,為我,為這個世界共同祝福吧!
 

二〇一三年六月二十日

 

一路走來 suyi 部落
http://suyiart.pixnet.net/blog
suyi 阿團 Go
https://www.facebook.com/suyiart
連絡方式:0937-054080 ( +886-2-24574310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1對1接睫毛教學推薦新北市植睫毛考照輔導美睫證照創業新莊繡眉推薦飄眉

ling0310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